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行业动态



设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战略意义何在?附操作细则

发布日期:        人气:

转载自公众号产权大数据


成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我国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战略,它有两个维度的功能。

对外

促进国有资本流动和混改,把国有资本藏到社会资本的汪洋大海中,除了极少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之外,大量的其麾下持有的股权都是融合在混改公司,特殊目的公司,乃至上市公司里面。

因为迟早中国要被迫加入一个针对中国在环保、知识产权、政府采购、国有企业四个方面充满各种限制的TPP2.0或3.0版本——全世界主要的经济体对中国的国有企业的数量、待遇、优势、获得的地位,例如政府采购和贷款当中的优先序,政府的其他的资源的给予等方面,都非常有意见。

所以中国做混改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意图,就是把国有企业藏起来,藏到社会资本的海洋和资本市场的海洋中去。这个把国有资本藏起来的过程,需要一个大的资本杠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可以较好地扮演这个角色。

对内

1、对各种错配资源的流动和配置进行主导,经营错配。

事实上在一个地区的很多资产是非标资产,但凡这个资产还不具备市场交易的条件,或者这个资产还不被认可出更公允的价格之前,我们就不必把它交给市场,应该有一个内部市场或准市场运作机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这是个非常伟大的发现。

2、管资本——核心是要管理国有资本形态。

国有资本难道真的只有国有企业吗?国家给了政策、资源、货币、政策、公共权利、公共产品、信用,这些既可以打造为国有企业,也可以做论坛、展览会、机构、协会、部门、非盈利组织、联盟。那么这个资本形态谁来调节呢?谁来做规划呢?答案是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来规划。

3、促进全域国资经营及全域资产证券化

关注大量的无法经营的无效、低效资产,又有很多因它的性质是行政资产,公益资产,没有被经营的资产,以及大量未被集中管理,未被赋予经营形态的特征的资产,如何经营。

绿地,公园,有人认为不能经营,但是很多地方绿地公园经营得很不错;道路桥梁隧道,过去普遍被认为不能经营,现在我们引入了共享经济,数字经济以后发现,道路桥梁隧道是可以被经营的,而且可以被经营得很好;各类的物业,过去难以被有效经营,现在我们引入了数字经济,共享经济以后,发现各类的物业资产,可以经营得非常好。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资产,海岸线、海洋、荒山、滩涂、地下资源,其他闲置的资源。把这些资源如何从非标资产,转化为可以被经营的资产,不仅要做资产形态的改变,还要进行政策的突破,各种创新。

总之,使之能经营起来。很多森林湖泊湿地,原则上是不能经营的,但杭州把西溪湿地都作为奢侈品酒店中心。除了管好你旗下的这么多企业的经营资产以外,你要探索一个城市,一个地区,它所有的资产,在经营过程当中,能不能经营,通过何种方式可以经营,哪怕是公益资产,都要去有效的经营。

经营有两种概念,一种是产生现金收入,一种是产生更好的管理,使其公共产品功能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经营特征当中,其中有少数是市场化经营,可以获得现金流收入,而且有较好的回报,可以把它作为投资属性,介绍给各种各样的投资机构,所以非标转标,即非标准化资产转标准化资产,标准化资产里面找经营性资产,经营性资产里面找可证券化资产。

这样一来,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就用明亮的眼睛在全地区范围里寻找各种各样这类资产,完成非标转标,资产转经营性资产,经营性资产证券化的整个这个过程。

4、国有资本它的分布和配置——国有资产的证券化不是为了使市值最大化,其最大的功能是不断的转变成时代、区域、发展、人民急需的各种设施和资产。

不管是博物馆、体育馆、港口和机场、导弹或芯片——国有资本的分布,就是解决政府和时代急需怎样的资产,我们就变成什么资产。

然后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还要迅速将这些资产证券化,简单的说,变成有价证券,收入证明或股票,卖给各种各样的投资者,卖给各种各样的投资者以后,资产就变成什么,变现金了,资产变现金了以后干什么,进行第二轮再投资,政府的不断会有想法,然后我们政府的国有资本变成各种政府想要的资产——航空母舰、产业、满足人民群众需要的医疗产品、教育产品。

但是变成政府想要的资产以后,国有资本绝不能沉淀,要用各种社会财富把它替换出来,替换变成现金以后去干什么,进行二轮、三轮、四轮、五轮投资。

所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根本上是一个国家战略的重大变化,不是国资管理形态的变化,授权机制的变化,这是中国方案的组成部分,这是中国道路的组成部分。

设立两类公司能解决哪些问题?

设立两类公司是管资本的关键一招,也是投融资平台转型关键之路,能够解决几个管资本过程中面临的重大问题:

第一,完成政府和厅委办局直接控制的企业股权没法完成的资本运作;

第二,补充区域缺乏的资本形态管理,解决错把国企当国资的全部的问题;

第三,弥补严重缺乏的区域全域国资管理的概念。

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视野投向全域国资资本化操盘,做好区域全域国资运营投行,做好全域国资多层次证券化,本级做产业、资产、股权及资本整合,下属企业作资产经营、产业链打造。

国有投资公司视野投向产业格局和生态圈营造,做好区域产业要素集聚者,打造高竞争力产业及其生态,发挥产业龙骨带动产业升级,联动竞合,建设生态。

那么具体落在国有资本投资公司里面,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是干产业的,打造产业结构的,原则上其实主要是在国资委序列里面,运营管全局,国有资本投资管产业,本地要打造哪些产业,要崛起哪些产业,哪些产业是软肋,不得不打造,哪些产业会导致本省的经济和竞争结构发生飞跃,打破头也要努力一下,围绕着这么一个本省的企图心,打造本省的国有资本投资结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就干这个事的。

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是国资国企改革的开创性设置。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管全域国资而非仅仅是国有企业,国资委成立以来,对全域国资的管理是不足的。全域国资管理是目前各地在投融资平台运作受阻,可利用、经营的国资不足的背景下的一次国资管理观念大革新,不仅把非国资委系统的经营性国资的经营纳入视野,还把自然资源,公共事业资产,文体及基础设施,无形资产纳入其中,进行更高层次的资产经营。

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是省域国资实现国资委本级管理国有企业股权与资产,以及其他厅局委管理的国有企业股权与资产,有效集中经营核心平台,是省域形成合理的总-分基金结构的关键,是区域形成大资本管理的关键,是区域实现创新要素总揽管理和有效配置的总抓手,是区域产业调整的总抓手,是实现区域无中生有式新兴产业培育的总指挥和平台。

国资运营和国资投资公司在管资本中要因地制宜,找准自身的角色与职能。国资运营公司进行综合性资本运作,国资投资公司进行产业型资本运作,既有分工也有合作。国有资本运营发展综合性资本运作,国有资本投资发展产融结合。国资运营公司有自身的资本运作,也用资本运作平台服务于国资投资公司的产业整合与升级。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资本运作中部分涉及产业整合,国有资本投资与之形成合作。

同时,要充分认识到两类公司在深改总图中的重要作用,支撑推动促进市场化和混改培育市场化主体,先锋引领稳定改革盲区,适当开展高风险投资,突破探索改革道路,起到闯关带头引路作用,勇于开创试错开辟新领域,创新开展前瞻投资布局,积极承担保障民生职责,开展公益性质的兜底投资,补偿调节市场,加快政府职能企业化,做好资源前瞻布局,发挥引领作用,进行长线的战略探索。

上一轮中国发展靠的是大投基建,这一轮则需要的是大投科研,两类公司的顶层投资效应打动链条巨大,通过向科技和创新这个拉动力更长的链条投资来改变中国的发动机位置和拉动系数。两类公司在解决脱实向虚问题上具有独到优势,通过拓实升级、促实转型、托实布局、托实向创、促实证链、导实卡位六维度助力实业发展。

两类公司还有哪些问题待解决?

第一、平台公司定位不清,投资运营职能混淆。

首先,在组建环节上,部分省市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是由一些偏产业经营的集团公司改组而来的,其资本运营功能通常较弱,达不到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要求。

其次,在运营环节上,很多国有资本运营公司除资本运营,往往还涉足产业经营、产业投资,各种功能交叉在一起,经营、运营、投资混杂,定位混乱。

第二、平台公司定位偏离,做成投控集团。

部分省市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是由原本的交投集团、能投集团等专业投控型集团改组而来的,改组后虽被赋予了“平台型公司”的帽子,却“有名无实”,本质上仍定位于“产业控股集团”。
部分平台型公司缺乏长期战略性投资的内在动力和外部激励,抵制不住市场诱惑,进行盲目性投资、机遇性投资,甚至“由虚做实”,步入产业经营阶段。

第三、病急乱投医,盲目学习淡马锡。

由于国内尚无成体系的成功实践经验,新加坡“淡马锡模式”被频频提及,特别是在被称作“重庆淡马锡”的渝富集团逐步形成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基本架构后,各省市更是纷纷启动打造“地方版淡马锡”的行动计划。

淡马锡模式的精髓在于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其政企分离、市场化运作、利用董事会划清企业与政府和被投资企业之间的边界、坚持市场化人才选聘机制等方面的做法,值得借鉴。

但无论从其诞生的历史背景、运作现状,还是它所折射的本土化环境来看,淡马锡的成功有其特有的环境,中国不宜复制或移植这一模式。

第四、顶层设计依赖,基层首创不足。

2016年《国务院关于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出台后,各地对搭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的关注度明显提升,有的还启动了试点,但多是表态性的,地方政府提口号,地方国企争试点,有的甚至将现有集团公司简单“翻牌”为投资运营公司,结果“换汤不换药”。

重庆的渝富集团、上海的上海国际和上海国盛集团、深圳的深投控等,都是当时基层首创的典型示范,“摸着石头过河”固然有风险,但其巨大价值创造力更不可忽视。

第五、平台公司超多元化,基层首创不当。

在2016年,因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顶层设计尚未出炉,各省市平台型公司的设立五花八门,“基层首创”乱象丛生,部分省市以行业龙头国企为主体,将各行业的国企分别“归堆”,组成多个专业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导致平台型公司数量过多、种类繁杂,如机械、车及汽车零部件产业投资平台、水务投资平台等,这类“平台型公司”因存在产业单一性,进行资产经营运作的空间与价值有限,实际上更适合打造为产业集团。

两类公司有哪些操作细则?

产权君曾经为大家分享过一篇来自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专家周丽莎的文章,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定位、组建方式、授权主体、授予权利、管控模式、业务重点、混合所有制改革、党建工作、董事会建设、支持政策十个方面提出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实操细则。

戳这里回顾:

干货 | 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有哪些操作细则?国资委专家为你解读(上篇)

干货 | 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有哪些操作细则?国资委专家为你解读(下篇)